媳妇!你是不是觉得这其中另藏有什么深意?胖子欧阳无忌骚着头,若有所思地道:倒不如直接奔袭飞霞城,闹它一个鸡飞狗跳,自然便不敢出兵增援了。

这个主意不错!云无涯声音虽冷,却难得的和这胖子英雄所见略同。

云无影正在仔细地看着一张简要地形图,闻言也是眼睛一亮无涯,你带几人前去飞霞城打探一下情形,去回。

我也一块泥巴已从远处飞来,准确地掉进了胖子的口中,塞入了他的叫喊。

你对当前的势态怎么看?飞霞城外二十里处的一座新建的军营内,一位白衣老人和一位紫衣老人边下棋品茶,边说论着这埸战争的局势。

大军已集结了数日,却迟迟不开拔,真不知还在等什么?这其中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瞒着我们,否则,实在让人难以理解!白衣老人言道,举子落下。

唉!飞霞城中一向都慕容家当道,下面的派系更是历来纷争不休,我现在倒是明白了一个道理,一埸战争不是靠一个家族,一个军神便能打赢的。你看现在的这形势紫衣老者放下了手中的棋子,走到一张地图旁,用手在地图上点了点。

云岚城虽处险要之处,城高池坚,却只是一些临时招集的乌合之众据守,毫无任何战力可言,而慕容天水所率的近二百万大军却是围而不攻,甚至还要援军支持,这也太有违常理了,这中间到底藏着什么玄机?

我倒是在无意中探到了一些隐秘白衣老人稍稍压低嗓音言道:听说大军在途中遭到了一股神秘军队的重创,慕容天水率军围剿,却是连连受措,损兵折将,令这位一代军神颜面尽失,不得不放下傲慢的尊严,要求兵增援。

这就说得通了!紫衣老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过,奇怪的是大军即己集结完毕,却只是分散的住扎城外,你不觉得

报告!一位副将装束的大汉神色惶惶地禀报道:昨夜军营中生了一件十分诡异的亊,营内担任警戒的哨兵,竟然集体离奇失踪,生死去向不明?而且,其它的几个军营内也有类似的亊件生

第二天,第三天诸如此类的亊仍在各个军营中生,甚至愈演愈烈,甚至连一些低,中级的将领也莫名失踪。

俏丽毛晓彤秀出好风姿

所有的高级将领都顿时了傻眼,真不知是什么人吃了狮肝虎胆,居然敢肆无忌惮潜入军营但,所有失踪者的现场都找不到一点打斗搏杀后留下的痕迹。而且,无论怎样加大警戒的力度,只要有将士落单,都会神秘失踪。

所有的军营都一下变得人心惶惶,唯恐下一个失踪的会轮到自己。这离奇失踪事件被渲染成鬼怪灵异之说,各种板本的恐怖传闻尘嚣直上。

听说了吗?昨晚有人看见一个被掠走的人,竟是脚不沾地的缓缓飘浮在半空,而后便渐渐的虚化成了空气

据说这咐近的大山深处,有一种妖兽在修炼时,必须要吸食青壮年的精血,有人在山脚现了大量的人类血渍。

一时间,各个军营风声鹤立,草木皆兵,将士都是抱团聚集,连夜晚守值都是以小队为单位,甚而连起夜方便也都十几人站成一排,且还不敢离帐五米,弄得整个营区骚味弥漫。

真没劲!飞霞城的这些将士,都是一群没骨气的软蛋,还没等动刑,就将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,而且还是一堆没用的废话。看来得抓几个高级将领回来才行。胖子欧阳无忌从一个关押犯人的洞穴中走出来,冲着云无涯抱怨道。

你这块冰的确够阴,弄得人家所有军营,连夜间方便都要集体出动,提到站岗便两腿软,都视你为暗夜幽灵。

云无影也为此将云无涯痛斥了一番你弄这许多废物回来,连一点有用的信息情报都吐不出来,还要成天供吃供喝,这笔帐得记在你头上。

云无涯被老姐臭骂了一顿,却是敢怒而不敢顶嘴,直将那告严状的胖子恨得牙庠庠。此时正躺在半腰的草地上,头枕在欧阳明月舒柔的大腿上,喃喃地报怨个不停。

这些人留着也没用,只能让我身上的债越背越重,不如斩了干净!云无涯咬着牙道。

那怎么行!我算了算,你大慨己欠了十来万金币的伙食费,好歹也得想个法子赚回来不是!欧阳明月狡黠地笑了笑可以让对方来赎人,普通士兵一万,低级将领三万,中级将领五万

你真的是疯了,这事如被我姐知道,那就惨了!云无涯连连摇头那岂不是成了山贼绑票?亏你想得出来!

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在一起数金币,直数到我们的手都软。欧阳明月对着他的耳边,吹气如兰的柔声道:我们不是要变着花样的骚扰对方吗?那对他们来说,我们就山贼,盗匪,恶梦这事你姐绝不会反对!

欧阳明月的这个主意果然得到了云无影的赞许,当然,这种丢人的勾当只能在暗中进行,各个军营都严密的封锁消息,耻辱地达成了交易,却不敢张掦,或派出大军进山围剿这些绑匪。

真的要我这样么?

月色下,在云雾山脉的半山腰的一处隐秘洞穴中,欧阳明月脱下伪装的盗匪装束,露出一身金色的战甲,凸凹有致的勾勒出女性完美的曲线,望着幽光下的云无涯,深深的吸了口气,带着一絲喘息地问道,柔软甜美的语音里,带着几分羞涩,几分柔媚,仿佛有点顾忌,又情难自禁。

云无涯的眼中没了平时冷色,似有火焰在燃烧嗯!我想,我们都在期盼着这一刻语音很低,却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力量。

你闭上眼,不要看欧阳明月的话说了半句,就颤抖的变了调啊!还是不要吧?我还没准备好,有些害怕!

月儿,放松点,我也和你一样第一次经历云无涯的声调同样有些颤。

那好吧!千万要轻欧阳明月终于娇羞的点点头。

一个时辰之后,欧阳明月仍是一身金色战甲的从洞穴中走了出来,脸上泛着潮红的光泽,少了几分女儿家的气息,多了一份成熟的风韵。

哼!胖子,这一次,我却是真实无虚的成了你的姐夫了。云无涯带着一脸满足感,喃喃地从洞穴中走出来。

你在说什么?

哦,我在想小舅子,什么时候会变成我姐夫?云无涯戏谑的阴笑道,下一刻,已拔腿就开跑,简直比兔子还溜得快。

你在找死呀!河东狮吼之声在云雾山中缭绕

各个军营赎回了被绑架的将士之后,云无影便下达了几个令人困惑的命令停止再对个军营进行骚扰,将侦察的范围扩大到山外的五十里。

抓紧时间多搬巨石过来,再砍些树,削尖了埋在沿途的山道上。云无涯站在一处山岩上,朝着身下的将士吩咐道,他的旁边已经垒起了无数巨石和滚木,轻轻一碰,便会顺着徒峭的山道滚落下去。

如此险要的地势,当真是来多少死多少!胖子欧阳无忌望着山外,浑身蒸腾着强烈的战意我说冰块,你确定真的有人在暗中跟随你们到了山脚?

你这胖子在质疑我的反侦察能力?云无涯撇了撇嘴至少有三个军营派人追踪而来,不信可以去问问你姐。

切!明知道我不敢去问,不过,都过了一整天,就算是乌龟也该爬到了。胖子嘀咕道。

山崖上最多只能容下三百人,不过已足够守住这险峰要了。云无影让其余的人都埋伏在半山腰,随时准备突然杀出。

六月的夜晚,天气尤为闷热,罗惊鸿和白凝霜潜伏在罗普镇北面数里外,这里入山小道的尽头。

夏天呆在这草丛中,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,尤其是在夜晚。白凝霜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,像是拍死了一只蚊虫,听上去这一掌打得颇重,不知如玉般的脸旦是否有些红肿?

你没接受过特训,耐得蚊虫盯咬,这是最基本的素质。罗惊鸿有些心痛的苦笑道:我知道这种潜伏侦察任务很艰苦,所以,让你别跟着来,可是

为什么不?你到那里,我都会跟着,除非你赶我走!白凝霜毅然坚定地道:更何况现在什么都没现,若是真有敌情,就算是被蚊虫盯死,我也不会动白凝霜的话尚未说完,罗惊鸿已朝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,又指了指五百来外的前方。

白凝霜顺着罗惊鸿的手指的方向望去,月色星光下,远处的地平线上逐渐呈现出一片黑压的人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