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,哪怕是再愚钝之人,也能从坦坦图奇的语气和表现中,感受到一丝异样了。

如果这位被遗忘的“神秘”强者,立场与现在的联合军相悖,就不值得坦坦图奇如此大动干戈。

毕竟敌人的敌人,往往就是朋友。

更遑谈如果真如坦坦图奇和莫雷的猜测,那位神秘强者,才是阻止了玛兰第二场战争的最大功臣。

虽然直到现在,在场大部分人仍然无法对引发第二场战争的“异域怪物”的实力,有一个较为准确的判断,但也或多或少从两位家主郑重其事的态度中,能够嗅出一二。

虽然那句“甚至可能还要凌驾于神明之上”的说辞,不少人仍然认为有些夸大其词,难以信服,但怎么说两位家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,或许他们也只是用这种方式,让其他人更加直白感受到那个怪物可能带来的灾害程度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那位因为规则覆盖而被抹去存在的神秘强者,先后与第一神使和域外怪物大战,对于整个大陆而言都是不可磨灭的丰功伟绩。

这样一位人物,恐怕也只有像波鲁什少主、或者与会的辰家三剑士才可能与之并肩吧?

所以神秘强者此前一定不会籍籍无名,或许早就名震多个大陆,即便做不到家喻户晓,最起码在场的各国各族高层,也应该听闻过大名。

然而明明已经推测到这一步,此刻却仍旧无人想起对方的名字,这也从侧面进一步证明了覆盖他们认知的“规则”强度有多高,证明那个异域怪物有多可怕。

这些分析都是能够通过简单思考得出的,不少人越发意识到自己的生命,可能在不久前岌岌可危,一时间冷汗直流,低声与身旁之人诉说着心中的惊骇。

“坦坦图奇大人,难道我们就不能像想起第一神使那样,故技重施,通过寻找一些文字记载,间接想起那位强者的尊讳?”

江伊涵清新动人写真—性感以外的纯美

台下有心思活络之辈,迅速提出建议。

“这个方法我自然考虑过,可惜……并没有效果。”

坦坦图奇笑着摇头,周围也响起一片轻笑,那位提议者顿时有些尴尬,这才后知后觉自己问了个多余的问题。

站在台上的,可是整个世界最顶尖家族的族长,心思之缜密,思维之活跃,又岂是他们这些寻常臣子所能比拟的?

如果连这种方法都想不到,也不可能撑持起偌大一个家族。

坦坦图奇却并没有取笑的意思,哪怕大多数人能够想到这一点,也仍有许多人考虑的没有那么面。

所以他耐心讲解道:“实际上,我们回头寻找文案记录,发现了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——无论利亚、库曼还是拜迪,一些标为‘绝密’的卷宗,竟然空白一片!”

此言一出,迅速引来不少惊呼。

能够被各国列为“绝密”的卷宗,定然是最重要的一部分,宁缺毋滥,其记录的内容,甚至可能直接动摇一个地区的发展。

如此重要的情报,绝不可能出现“空白”这种低级错误。

所以唯一的解释,便是有人抹除了那些记录!

“然而不可能有人在短时间内,一一前往各国,并且从防备森严,甚至连情报部门诸多高管单独都无法找到的地方,悄无声息的修改档案。所以只能解释为和我们的记忆一样,对方覆盖的‘规则’,已经强大到不止可以扭曲生灵的认知,甚至连书本记录这种死物,也可以强行更改!”

大殿再次噤若寒蝉。

绝大多数人都能够意识到,这句话中所蕴含的意义。

如果有人能够通过魔法改变一部分人的记忆,也在大伙的认知范围内,即便这种能力扩大到整个世界,方式也从“魔法”变为“规则”,原理也是差不多相同的,只要听懂就可以理解。

然而还从未有人听说过,谁可以使用魔法,更改这个世界上所有特定目标的死物!

强大的金属系魔法师,可以改变一些物质的特性,从一种东西变成另一种东西。

例如曾经就有一位天才炼金师,创造出一种复杂的魔法阵,可以将某种特殊成分的沙子,最终炼化成金粉。

这件事当年也曾轰动一时,只可惜放眼整个世界,具备如此特质的沙粒太过稀少,往往寻觅沙粒所需的耗费,就已经超过最终产出的价值,完入不敷出,所以这个魔法阵最终没能普及。

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,却是另一个质变的问题。

这位炼金师可以改变物质特性,但他可能寻觅到整个世界上所有相同性质的沙粒,然后在同一时间将沙粒变成金子吗?

答案自然是否定的。

与改变人的认知相比,要想改变一个死物的状态,并且在同一时间将所有具备特殊性的目标部改变,其难度超乎想象,哪怕坦坦图奇和莫雷这种见多识广的智者,也无法理解其中的复杂。

可事实就是如此,那些空白的卷宗,一定是记录了与那位神秘强者有关的信息或者事情,然后被怪物强行抹除了。

等大殿内的声音再次落下,坦坦图奇才再次清了清嗓子,笑道:“在寻找线索的过程中,我倒是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——那些变成空白的卷宗,大多数都是各国最隐秘的层级,很少有保密度低的文案。各位觉得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”

底下顿时响起窃窃私语。

不多时,莱因哈特站起来,脸上带着一丝不确定:“明明实力强大,却又只存在于诸多绝密档案中……如果不是这位强者特别要求过,那就只有可能是他平素较为低调,民间罕有关于此人的留言,往往只在一些大事件发生时出手,所以只在各国高层中流传,低级别的档案反倒没太有关于这位强者的记载!”

“猜的不错,这也应该是事实——至少我跟莫雷老弟就是这么想的。”

坦坦图奇这次没有吝啬自己的褒奖之意,哪怕之前有多看不顺眼这个呆头呆脑的大块头,也基本注定了将来会是自己的女婿,所以自然希望这个笨女婿脑袋能够开窍一点。

莱因哈特也算不负众望,这一路的成长所有人有目共睹,虽然实力上与辰家三剑士相差甚远,但以后未必没有晋升至圣的希望。

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顺眼,坦坦图奇这位丈人,也对莱因哈特的态度,无声无息间有了改变。

坦坦图奇扭头瞄了神情肃穆的莫雷一眼,顺道着挤了挤眉,像是在说“这小子也还凑合吧?”

莫**本懒得接茬,不过转念一想,自家闺女也老大不小了,实力身份摆在这里,将来择婿也成了一个难题。

莫雷稍微想象了一下自己未来女婿的形象和要求,怎么也不能低于那个傻大个吧?

这么算起来,好像这个利亚的将军,也勉勉强强还不错,虽然大多时候脑子转弯慢,不过听一些风闻,对坦坦图奇那个叛逆的女儿倒是极为不错,两人感情很深。

要知道生于这种超级家族,几乎就主动了一生都要与剑为伍,生命中的大多数时间,都用在训练和游历上面。

因而想要找到一段真挚的情感,几乎难如登天,更多时候还是身不由己,婚姻变成了只为巩固家族地位的工具,男女结合也单纯为了延续传承。

莫雷对自己的妻子便没有太多感情,作为辰家家主,个人情感方面永远低于家族的重任。

所以大多时候,莫雷的心思都用在如何更加壮大家族上面,对于妻子的关怀,和个人情感的维护,可以说微乎其微。

年轻时候倒是没有太深刻的感受,但随着年纪增长,当往昔的小不点们也渐渐长大成人,就连最小最疼爱的女儿,也因为家族中的竞争,以及无意间泄露的想要为她联姻的话头,而毅然离家出海。

到了现在,儿女们已经成长为能够放心托付重任的可靠臂助,身上的担子越来越轻,莫雷有了更多时间过自己的生活。

这时候,他才感受到一丝孤独,以及一点微乎其微的……愧疚。

好在妻子始终陪伴在身侧,从未有过抱怨,也让莫雷在中年才感受到早就该体会的温暖。

一个人的生命,不该只为某一件事鞠躬尽瘁,世间未必没有其他更有意义的尝试。

有了自己的前车之鉴,莫雷不希望自己的儿女也劳碌一生,临近中年甚至万年孤苦伶仃,后悔不已。

莫雷目光不由有些涣散,随即失笑起来。

如果放在以前,在这种场合,他是绝对不会考虑如此“无聊”的事情。

可现在或许是慢慢老了,人的心态终归也发生了变化。

不过儿女大了,他就算想要操心他们的个人问题,人家也未必乐意听他的吩咐。

唯一让莫雷有些记挂的,还是那个偷摸着溜进渊域,至今生死不明的小女儿。

嗯?

莫雷面色顿时僵住。

(我怎么可能会允许莉莉跟着讨伐队进入渊域?!)

某种异样感从心底升起。

前面不远,坦坦图奇没有注意身后的变化,仍在滔滔不绝讲道:“所以我一直在思考,既然生灵的记忆都被更改,死物的记录也会消除,那还有什么办法,有可能留下关于那位强者的记载呢?”

议论声再次响起,已经有少数高层,猜到了答案。

坦坦图奇含笑道:“没错,放眼整个大陆,有一个种族具备最特殊的生命形态,他们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生灵,又不是没有任何思维的死物——机械族!”

有人忍不住问道:“虽然机械族并不完符合上述两点,但他们记录事物的方式,也和其他生灵一样,您能保证他们的记忆没有被修改过吗?”

“对绝大多数机械族而言,或许正如你所说那样,记忆的存储模式,与其他智族无异,通常情况下,他们也会受到规则改变的影响,不过——”

坦坦图奇故意拉长腔调,顿了两秒,才缓缓笑道:“机械族中,也存在一些特殊个体,她们算是未来机械族的发展进化形式,并且记忆方式与传统机械族有着很大区别。”

姊妹机!

不少人脑海中,瞬间浮现出那些看似弱不禁风、实则强大无比的机械少女模样,如果说在神使引发的面战争开始前还少有人听闻姊妹机的威名,那在这场大战过后,无论是否亲身参与战争,都会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。

那位入侵拜迪、险些以一己之力覆灭整个“探险者协会”的神使,便是在数千架姊妹机的围攻下狼狈而逃,险些陨落在拜迪境内!

而造就姊妹机如此强大的原因,除了她们个人承载的武力以外,最根本的因素,还是归功于她们“多体同心”的特殊构造。

一个被誉为“主脑”的核心运算程序,将所有姊妹机体串联在一起,她们能够通过战斗快速分析出敌人的行为模式,精准找到弱点,并且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学习成长。

只要有一台机体在战斗中存活下来,那所有其他机体,就会直接获得这场战斗中的经验。

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“主脑”很有可能会成为困境中的突破口!

这也是坦坦图奇所能想到的唯一可以破除“规则”封印的方法。

至于具体能不能实现……虽然表现的信心满满,但他心里也没有底。

如果作为“主脑”的“钥匙”的零号机,也就是被命名为“依依”的机械族少女留在大陆,或许也能增添一点成功概率,现在……

呃?

依依?

坦坦图奇目光一凝,记忆像是出现了一个漩涡,莫名有些混乱。

这个零号机的名字,究竟是谁起的来着?

“那个人,与讨伐队关系极为密切!我的小女儿,以及那个机械族的加入,一定与此人有关,否则我不可能放心!”

莫雷突然用精神力传声,坦坦图奇心中微动,就像一块拼图,依稀快要将心中的某个区域拼凑完整。

某道模糊的身影,缓缓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。

就快了……到底是谁……还差一点——!

“噗——”

在一众愕然的注视下,坦坦图奇突然喷出一口鲜血,径直朝前面倒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