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婉芷的身前出现了一名模样冷峻的中年男子,这中年男子双手负在身后,身形从半空中降落。

正在后面追击的两名穿着的比较华贵的男子围了上来。

“胡勇客卿做的不错,今日若是不将丫头给办了,他日我这钱家,岂不是任何人都 能够来踩上一脚!”

钱亮本来是带人来帮自己的妹妹出气的,但是谁知道竟然遇上了这么难缠的家伙、

于是钱亮也是耐不住面子,这不叫人直接前来拦截,若是真的让谢婉芷逃走的话,钱家今天晚上那算是要吃了个大亏了。

胡勇并不说话,而是站在原地,侧身微微让开了一番。

在黑渠王城内,竟然还敢动手打钱家的三小姐,估计这来人,要么身份尊贵,要么不知道钱家三小姐的身份,否则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而不知道钱家三小姐的名号,那就意味这,眼前的人,并非是黑渠王城的人。

但是胡勇也不在继续猜猜测,究竟是什么身份了,反正今日不论什么身份,既然遇上了钱家的两个恶霸少爷,估计再厉害也要玩完,能够保住一命那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“们两个 软骨头,们可知道我是谁,还不将我放开!否则的话,有的是人来收拾!”

谢婉芷在圣炎王城,那地位可想而知,王城内的世家少爷,都是要围着谢婉芷转,然而到了这里,却被这本地的恶少给困住了。

“哟呵,嘴还挺硬的,我就喜欢嘴硬的!”

极品美女子肤白如玉唯美写真

钱飞闻言顿时来劲儿了没想到谢婉芷竟然脾气这么火爆,而偏偏他就喜欢这样性格火爆的火烈马 。

“哥,别动,这丫头今晚是我的了,明天想要怎么样,那都随!”

说着的时候,钱飞也是连忙搓捻这双手,朝着前方走去,竟然是想要伸手将捏谢婉芷的脸蛋。

“敢!”

“看我敢不敢!”

看见谢婉芷竟然还敢瞪了他一眼,钱飞顿时变得更加兴奋起来。

就在钱飞即将得逞的时候,忽然一只手从旁边探了出来,一把将钱飞的手指给扣住,然后进行了一场反关节的按动。

“啊!”

钱飞立刻是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疼痛,整个人都弯下身子跪在地上痛哭了起来。

“痛痛痛……”

“都说了让别动了,怎么还动,回家动妹去!”

岚坤霸气出场,直接是将那小子给按倒在了地上。

凌焰上前一掌拍在了谢婉芷的身上,将谢婉芷身上的禁制给解除掉了,看见凌焰等人前来,谢婉芷的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自己的人总算是来了。

不论怎么样,今日这些人也都没有办法对付她谢婉芷了,这件事情上面,谢婉芷也只是稍微的冲动了一些,但是谢婉芷也并不认为自己错了,要是再来一次的话,谢婉芷也还会将那个女人给丢出去。

“放开他!”

胡勇看见对方来人,顿时冷声说道。

不过却看见一道倩丽的身影挡在了众人之前,眼神宁静冰冷的看着胡勇,这种眼神,那是经历过血火洗礼的。

不是简单人。

岚坤看见谢婉芷脱离危险,也直接将手中的钱飞给推了出去,钱飞的脚步跌跌撞撞,最后这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,让周围围观的人哈哈大笑起来,相比之下,这钱飞也显得太没用了。

并且这模样看上去也是非常的搞笑 。

当即这钱飞就坐不住了,腾的一声站了起来。

“小子竟然敢打我,胡勇客卿,给我弄死他!”

钱飞这性格,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,当即便是指挥胡勇,上去将岚坤给干掉。

岚坤手中刷的一声,出现了一杆长枪。

鲲翼枪!

一股煞气,加上那鲲鹏振翅的豪气,也是顿然生起。

强横的力量弥漫而出。

即便是胡勇自身也都不由得动容起来。

“都住手!”

南裴玄忽然喊了一声,随后从人群中走了出来。

“在下圣炎王朝,南家,南裴玄,几位还请给个面子,若是在这里血流成河厮杀一场,那我的下场,都不会好到哪里去!”

南裴玄说道。

同时看了一眼岚坤,示意岚坤先将兵器给收起来,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,真正打起来的话,先不说官方上会怎么处理,人家随便叫点人来,就能够将们这些人都给埋掉,明显是非常吃亏的事情。

“什么?圣炎王城?”

胡勇一听那便是知道事情不好说了。

没想到眼前这一批实力不弱的年轻人,竟然是从圣炎王城来的。

若是单单从这里猜测的话,也是能够立刻想到,这些人都是来参加三朝丹会的,人都是圣炎王朝的年轻炼丹师!

要是这些人在黑渠王朝出了事情,他们钱家估计就要麻烦大了。

当即这胡勇连忙来到了大公子钱亮的身边,低声说了几句。

钱亮听了之后,眼中也是爆发出一道光芒,仔细的看向对面的人,竟然是有着几分的忌惮了,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。

不过,今日的事情,就这么算了那是不可能的,怎么样也都必须要有个台阶下才行 。

圣炎王朝了不起,他们黑渠王朝也不怕谁。

钱家也是要面子的。

示意手下将钱飞给按住,钱亮迈步走了出去,对方出来了一个南裴玄,看样子并不擅长大打架,那就是来谈判的了。

“原来是圣炎王朝的人, 今日之事,就算是圣炎王朝也要讲道理才是,们的人,打伤了我的妹妹,今日,不论如何,也要给我钱家一个交代!”

钱亮淡淡的说道,在说话的时候,也是告诉了对方自己的来头。

原来是黑渠王朝钱家的人。

这个钱家那可是相当有钱的一个家族,没想到,竟然是得罪了这么一票人物。

好在南裴玄自持身份,知道对方这是谈判的套路,给我面子,我给台阶。

“都是误会一场,误会一场,令妹受伤,也不是我等之所情愿之事,我南裴玄在这里陪个不是了,这三枚五品丹药,天宝通玄丹,就当做是赔偿,一点点心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