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云飞满脸焦急,不停的催促渣渣辉开快点。

“哎呀!快点啊!”

现在是真的火烧眉毛,要是被抓到肯定死定了。

因为车子不停的被撞,车内老是剧烈震动。渣渣辉帽子都歪在了一边,但根本没时间去整理。他的脚踩在油门上就没有松过,腿僵直的都快要抽筋了。

阿龙还拿着对讲机,跟总部不停的逼逼。

“收到了没有!”

在场只有周轩一个人最淡定,躲在座位下一声不吭。表面上不慌不忙,还会偶然露下头观察局势。实则心里还是略微有点紧张,毕竟对方有枪械。

如今他在普通人类世界,算是有了些自保能力。但依旧有许许多多的东西,可以威胁到他的生命。

那些大型热武器就不用多说,甚至连普通枪械都有很大的威胁性。除此之外还有其它危险事物,生病、中毒、意外事故、天灾**等等。

“我不缺时间,只要谨慎前行就好了。”

“黑珠”大佬下达的任务,并没有明面上的时间限制。只不过任务事件本身具有时效性,但要是超过了那个时效性。可能就永远都完不了成任务,或者说是完成任务的几率变的极低了。

“滴~呜~~滴~呜~~滴~呜……”

清冷气质的花房姑娘图片

警车上的警笛声不停响起,响亮的声音不停在寂静公路上扩散。但在这接近郊区的地方,公路上根本一台车子都看不到。但在渣渣辉开车路过某个十字路口时,大胆的得力手下阿达突然从另一边开车赶来。

阿达也是个狠人,直接踩着油门就朝他们右边车身横撞过来。

“砰”的一声,警车尾部被撞的变形了。但运气还算不错,车子并没发生什么故障。

李云飞脸上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,脸上不由露出庆幸表情。

周轩轻笑了笑,心里早就预见了这样的情况。哪怕真的发生了剧情之外的紧急情况,他也做好了备用方案。

警车要是真的被大胆截住,那他就没得选择了。

在这种宽阔地带,对方有枪又有车。要想带着李云飞逃是很难逃的,只有正面硬刚上去才有机会。

到那个时候,不得已也就只能请美姨出马了。美姨消耗大部分阴气,总比他被人打死强。损耗的阴气以后还能补回来,但丢掉的命可能就补不回来了。

这种可能性太小,几率大概跟普通人中五百万彩票差不多。以前经历过几个电影世界,他已经慢慢摸索出了些隐性情报。只不过剧情线不太可能会偏移,除非是他做了什么改变剧情的重大事情。

他平时也没做过什么可以影响到剧情走向的事情,所以根本不可能让剧情线偏离的那么离谱。心里还是比较淡定的,便趁机开始对李云飞套起了近乎。

周轩稍微往李云飞那边靠了靠,凑过去轻声问道。

“老兄,这是找你的人吗?”

他只是想在李云飞面前刷下存在感,不然老是不声不响容易被人忘记。

李云飞却根本没心情闲聊,苦着脸对周轩说道。

“老弟啊,我们能活下来再说吧!”

后面车子上的大胆,等的也已经有些不耐烦了。他眼睛里充满杀意瞪着前面,浑身散发着暴虐气息。忍不住将怀里的手枪掏了出来,对着旁边的阿凡点头骂骂咧咧说道。

“玛的!靠上去!”

阿凡脸上也露出凶狠表情,立刻点点头就紧靠着上去了。

“轰”的一声,后边的车子紧紧贴近了警车。

此时周轩已经接到了美姨的提醒,转头立刻朝他们大声提醒道。

“趴下!”

说完也马上将伸出头的李云飞拉了下来,背后瞬间传来一阵急促枪声。大胆从车窗钻出半个身子,拿着手枪不停的朝驾驶座开枪。

“砰!砰!砰!砰!……”

李云飞愣愣的望着周轩,眼神里终于少了一点戒备。

周轩感受到李云飞的态度柔和了些,心里也露出一丝笑意。

他要是像狼哥那样当舔狗,估计真的要帮人家挡子弹才会受这个情。但要是不当舔狗,适当时刻出手相助。人家自然会改观,以后就会主动靠过来。

李云飞果然凑了过来,对周轩轻声说道。

“老弟,谢谢。”

周轩躲在座位下面,笑着摆摆手应道。

“没事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“哎呀!”

副驾驶座上的阿龙却发出一声惨叫,手臂上立刻冒出来一朵血花。

旁边的渣渣辉急忙转头焦急问道。

“你怎么样!”

阿龙紧抱着自己的左臂肩头中弹,脸上表情都痛的扭曲在一起了。疼的闭着眼睛不停痛呼,指着肩头对渣渣辉说道。

“我的手呀!”

渣渣辉满脸慌张,转头望着阿龙反复问道。

“阿龙,你怎么样啊!阿龙!你怎么样……”

前面突然出现一辆大货车在掉头,刚好横在了公路中间。渣渣辉猛地油门一踩,靠着右边防护栏冲了过去。货车接着往倒,正好拦住了口子。

阿凡立刻踩住刹车,车子“噔”的一声停了下来。

大胆瞪大眼睛一看,嘴里发出一声惊呼。

“啊!”

大胆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,但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罢休的。他下一秒就钻出身来,举着枪对着货车司机凶横喊道。

“开车!”

货车司机被吓的脸色苍白,双手举起做投降手势猛地点头应道。

“诶!好!”

货车又倒回去后,阿凡立刻开车又追了上去。

渣渣辉由于慌不择路,将车子开到一条正在施工的路上来了。他还在不停转头观察阿龙的状况,情况看起来有些糟糕。阿龙因为枪伤的缘故,人痛的已经有些崩溃了。

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堆警示障碍物,李云飞急忙对渣渣辉提醒喊道。

“小心前面!”

渣渣辉立刻转过头来,看到又下意识急打方向盘。车子一个急转弯,撞破了护栏从山坡冲了下去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渣渣辉和阿龙发出一阵惊叫声。

“砰”的一声,车子撞到山坡下的公路停了下来。

在世界规则的庇护下,车子没有发生爆炸也没有人员伤亡。渣渣辉和阿龙昏迷了过去,但后座的李云飞和周轩都完好无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