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先更,改完不会有这行字,重复下载不会重复扣费,抱歉,新写的东西,也可以看看

木叶44年,秋。

忍者学校的靶场上。

黑发倚在树干上,左手插兜,右手掌平摊,握拳,原本空无一物的指缝中蓦然出现三把苦无。

摊开手掌,苦无消失。

少年重复着这个动作,乐此不疲。

刷!刷!刷!

少年手一扬,动作那是相当飘逸。

笃!笃!

两支苦无命中了靶子的边缘,最后那支干脆直接脱靶,不知道扎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。

少年有着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,过肩,自然垂下,末端用古朴的银环束起来。他薄嘴唇抿着,鼻子英挺,上面架着一副圆墨镜。

“噗嗤!”

晴空之下甜美女生套图

旁边有人笑出了声音。

少年坦然笑了笑,没有在意。可恨的是——

“好帅!”

“他笑了,对我笑了,我要晕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场外几个女生大呼小叫,像花痴一样。

旁边的男生内心苦涩,忍不住吐槽这种恶意装逼,可耻失败后还能圈粉的社会现象。

“苦无射歪了,还脱靶了!你们瞎吗?!”

女生们斜睨了他一眼,冷笑如刀锋般凛冽。

“你是嫉妒吧?就是嫉妒,离我远点,我对丑过敏!”

“帅还不够吗,错的是靶子啊!”

“对啊,对啊……”

长相普通,以至于连名字都没有的男生顿时受到了一万点暴击,果断自闭,躲在心灵的深处黯然舔舐伤口。

……

黑发少年叫油女剑星,当然注意到了女生的骚动,有点无奈。明明是油女族人,存在感总是莫名地爆棚。

油女族人不是都自带低存在感Buff么,都已经墨镜,高领风衣了,还不够?

难道要戴个面具?

此时,

剑星只想回收苦无,找个没人的地方,安静地当个美男子。

只是,

旁边突然爆发出刺耳的讥笑声——

“哈哈,养虫子的果然不行,那一族的人战斗部依靠恶心的虫子,体术啊,忍具投掷都是渣渣。”

“对,对!论忍术投掷,宇智波一族是咱们木叶当之无愧的第一。”

剑星回头,只见两个脸上写着龙套的喽啰,正一脸殷切的望着自己的老大,那表情就像是在说——老大,我这波舔的怎么样?

他们的老大双手抱胸,微微仰着头,一脸高傲。衣服背后的团扇家徽昭示着不凡出身。

木叶名门——宇智波一族!

最强一族有力候选,尤其忍界大战中,森之千手死伤惨重的情况下。

宇智波信介,剑星的同班同学,总是莫名其妙的找麻烦。

可能这就是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帅气所带来的负担吧。

“说吧,宇智波信介,这次想干什么?”

剑星耸耸肩,语气无奈。

“不想干嘛,只是吧,你的忍具投掷实在是太烂了,一个人占着偌大场地,不太合适!不如让给我们,而且允许你在一旁学习哦,毕竟烂到你这种程度,作为宇智波一族,教教你还是有资格的。哈哈哈……”

说完,宇智波信介大笑,他的狗腿子们愣了一秒,也跟着大笑。

“要是我不让呢?”剑星眉毛一挑。

“那就按规矩来一场,敢不敢?不敢就说,反正在宇智波面前屈膝认输,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。”

宇智波信介洋洋得意地说道,看着渐渐围过来的人,笑得越发起劲。

动静有点大,一群人迅速围观过来,生怕占不到好位置。两个学校的老师闻讯而来,中忍福田刚和上忍苍井司。

打还是不打,对于剑星来说,是个需要考虑三秒钟的问题。

打——打赢了,以宇智波的尿性,肯定会千方百计找回场子,麻烦只会一个接一个。

不打——有些人就是那样,把他人的宽容当作软弱,善良当作懦弱。剑星觉得以宇智波信介的性子,只会认为剑星好欺负,变本加厉。

至于输,剑星没想过。堂堂穿越者,如果不能拳打幼儿园,那还玩个气球,赶紧退游自闭去。

既然打不打都是麻烦,当然是选择打咯。打一打还能收割一波实战经验。

宇智波信介虽然长得普通,但宇智波血脉所赋予的天赋,确实让他拥有超出一般人的实力。而且,突然莫名其妙的挑衅剑星,说明他极有可能学会了新的忍术,强大的忍术。

什么忍

术?

新的忍术投掷技巧,还是宇智波招牌的火遁?

剑星并不知道。

未知!

这种不确定性让战斗更加接近于真正的实战,经验宝贵。对于忍者来说,生死搏斗中,忍术的威力固然重要,经验的作用同样不能小觑。

萌新忍者的通病:对练时虎虎生威,实战时不知所措。就跟游戏里瞎几把交技能,无限空R,这也就算了,最怕的是忍术跟装了导航似的追着队友狂轰乱炸。

这,就是经验的作用。

“行,你高兴就好。”

剑星淡定地活动手脚,内心其实也挺高兴的。经验宝宝自己送上门了,不高兴才怪。

“只希望待会儿你还能这么保持这种表情,因为我会打断你的手脚。”宇智波信介狞笑。

什么仇什么怨?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偷你家菜园子了。

这时,苍井司走出来:“咳咳,打断手脚什么的,我就当你说的玩笑话。同学之间比试,点到为止,知道没有!”

宇智波信介不甘地点头:“是!”

剑星也点头:“我无所谓。”

两个人站在场地的两端,结对立之印。

对战一促即发,现场居然有几分凝重的气氛。

“信介大哥,秒杀养虫子的。”

“不用给小弟面子,打爆他!”

不用说,是宇智波信介的两个狗腿子在狂吠,立即引来一堆不满的卫生球之眼。

福田刚上前搂住两人的肩膀,用力,皮笑肉不笑道:“我说,你们两个能安静一点吗,看气氛啊。”

刷!

感受到宽厚手掌传来的力度,两人额上冷汗冒出来,异口同声道:“是!”

搞定两个小屁孩后,福田刚问苍井司:“你看好谁?”

“信介毕竟是那一族的人……”

福田刚默然,显然也是认同苍井司的话,宇智波的威名可不是吹牛吹出来的,而是尸山血海堆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