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在刘传宏和狄丽希亚聊到最后,还是将决定人员名单的大权,交回已经被晾在一旁看天好长一段时间的奥拉海姆手上。

这个在众议会上都能挺直腰杆指着议员鼻子骂的硬汉,就因为一句话,竟然感动的差点掉眼泪,当即将早就在心中定好的人员名单以及行动计划罗列出来。

因为保留了大部分拜迪方面的成员,奥拉海姆手下能够调动的精兵强将十分充裕,再加上还有刘传宏与狄丽希亚这两位能够一锤定音的人物,奥拉海姆自认单论战斗力方面,应该要比其他任何一支队伍都强。

不过猜测终归是猜测,入海行动依旧包含了太多不确定性,所以奥拉海姆经过再三考量,决定将老人留在城堡主持全局,精英小队的指挥由他与狄丽希亚共同担任。

虽然其中确实有一部分原因,是奥拉海姆这些天憋得太厉害,自从水洞出现那天以后,海兽潮再没有出现任何暴动迹象,加上城堡选取的位置又是较为安全的南坡上半段,已经接连几天未曾进行过大规模的战斗。

但让老人留下的最主要原因,还是前者的能力并不适合海洋作战。

刘传宏,年轻时候就能够奔赴千万里,跨过汹涌肆虐的东海来到巴布大陆,水性自然毋庸置疑。

只是老人所修行的“气功”,讲究周身调气、往复循环,于水中这种相对封闭的环境,实力肯定会大打折扣,而且不能为小队提供太多帮助。

反观奥拉海姆与狄丽希亚,虽然两人都不会水系魔法,但奥拉海姆的土系魔法在水中依旧能够起到不小的作用,狄丽希亚更是可以短时间内化为流体形态,而血液在水中的蔓延速度更快,规模更大,反而能够增强她的战斗能力。

敲定好人员名单后,奥拉海姆希望尽可能今晚就行动,毕竟多拖一段时间,就会增加队伍遇到神使的风险,也会延长与其他成员汇合的时间。

因为要与狄丽希亚商定更多细节,所以调兵遣将的任务就落在刘传宏身上。

等老人将任务下达,处理完所有事物,再回到顶楼尖塔时,发现两人还在那里,不由有些惊讶:“发现什么问题了?”

向日葵の少女宫本佳林甜美面孔写真图片

奥拉海姆摇摇头,“算不上问题,不过我跟狄丽希亚都认为,水洞出现的时机,应该跟空间乱流有关。”

见老人露出思索的神情,奥拉海姆走回屋内,从墙上取下一张手绘地图,在桌子上铺展开来。

“经过几天的完善,现在咱们手中的地图,基本将整座海岛所有细节都罗列了出来,您看——”

奥拉海姆指着位于岛屿东部靠近海岸的一处密林,“昨天第五侦查小队带回来的消息,这个地方是一片盆地,而且越靠近中心位置落差越大……之前因为被厚实的树木遮掩,所以我们没能从空中直观感受到地形落差。”

刘传宏大致猜到了他的意思,挑挑眉毛:“你觉得……这里可能曾经出现过水洞?盆地就是水洞小时候最终干涸,形成的特殊地貌?”

奥拉海姆点点头,“要知道一个盆地的形成,一定是有其独特的地理原因的,而像海岛这种地方,除了被陨石砸中,按照正常的气候变迁,应该是不会出现这种地貌的。”

“有发现其他类似的地形吗?”刘传宏盯着地图看了半天,缓缓问道。

“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。”

奥拉海姆面露疑惑道:“除了东边的这个盆地,我又派了不少人,专门搜索类似的地形,然而经过一边地毯式搜寻,却没有发现第二处相似的盆地。如果说水洞是海兽成长必经的某种仪式,水洞就应该是以一种较为稳定的规律出现,所以岛上应该坑坑洼洼、遍布盆地才对。”

狄丽希亚轻哼一声:“或许间隔时间太长,上上个水洞已经被彻底风化掩盖了呢?”

“那这个间隔可有些长。”

刘传宏年轻时也酷爱游历,可以说走遍了巴布大陆每一个地方,对于风土文化、山水变迁,自然有极深的见解:“要想将如此特殊的地形彻底改变,以至于完全不留痕迹,最少也要几百年时间……以岛屿的偏硬的土质,时间可能还要更长。”

奥拉海姆耸耸肩,“应该没有什么东西能活过千年吧?”

狄丽希亚不服气道:“王八不就能活很久?”

“那也是跟它们独特的习性有关。”

刘传宏再次承担起了科普老师的职责,捋了下整齐修长的胡子,道:“乌龟能够长寿的很重要一点,是它们生活节奏慢,代谢更慢,在天敌不多的情况下,自然能够活的很久。

可是反观这些海兽,不提为了维持如此庞大提醒所需的能量,仅仅我们见到的优胜劣汰的成长竞争手段,何其残忍无情?每一批海兽幼崽,最终能够存活下来的不足十之一二,你觉得它们能活多久?”

奥拉海姆点点头,“因为受限于能量消耗与新陈代谢,这些海兽的平均寿命,应该不会超过百岁……即便像我们人族一样,能够通过适当的修行增长寿命,终归也有限度,至少抗不过几百年的时间。”

被修正问题,狄丽希亚难得的没有炸毛,而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既然海兽活不了那么长,唯一的解释,就是水洞并非它们生长的必要条件。”

“多半是这样了。”

奥拉海姆抬起头,眺望大海,斟词酌句道:“所以水洞对于这些海兽的意义,应该是锦上添花、更进一步,而非必须的。”

当时那些海兽朝圣一般的神情,奥拉海姆依旧历历在目,看上去就像是最近流传的民间中,得知吃下一粒神奇秘药,就能获得大魔导师消息后,蜂拥而至想要一步登天的普通人。

而最终能够进入水洞接受洗礼的,也只有那些经过严酷厮杀、最终脱颖而出的最强者。

“如果真的存在能够让人瞬间提升一大段的秘药就好了……”奥拉海姆嘀咕一声,不由自主的瞄了眼旁边。

这样最起码说话也能硬气点……澳大海姆不由感慨。

对付那些肚子比脑袋大、满脸油光满嘴喷粪、尸位素餐沐猴而冠的议员,奥拉海姆通常都是拳头决定说话音量,要多硬气就多硬气。

反正位置比他高的身手没他好,身手比他好的,尤其钻石榜排个位数的那几个,别说对这些议员言听计从,就算有什么紧急任务发布,接不接全看心情,根本不在乎发布任务的人肩上带着几条杠。

原本在得知自己成功担任拜迪讨伐队队长一职时,奥拉海姆心里还有些欢呼雀跃,毕竟队中除了协会一干好手外,最主要的钻石榜第二第三两位,名义上都要接受自己的调遣。

其实奥拉海姆属于实干派,并没有太大官瘾,不过能够成为“铁拳”与“暴龙”的上司,奥拉海姆还是觉得倍有面子。

然而实际相处下来,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舒畅。

不提本就性格火爆、属于“问题儿童”的狄丽希亚,就算向来以老好人著称的刘传宏,真正相处起来,就能发现那和善亲切的外表下,实则是极有主观意见的固执老头。

尤其在某些方面的分歧上,老人一改对外的随和儒雅形象,争执起来甚至连“暴龙”都难直撄其锋。

不过这种“固执”却并非贬义,恰恰是老人主动承担责任的一种表现。

至少在奥拉海姆看来,刘传宏的一些意见与思路,确实非常有建设性,甚至有许多都是他忽略的细节。

因而奥拉海姆一直在尝试找一个平衡点,想要妥善处理与两人之间的关系,既不会产生太大分歧,又能够在不影响两人自尊的基础上,将上层意见统一起来。

像今天这种各抒己见的情况,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两次了,虽然让奥拉海姆略微有些权力被抢的郁闷,但和与大部队会合的最终目的相比,这点小情绪已经无关紧要了。

另一边,刘传宏与狄丽希亚仍在进行“激烈”的讨论。

“就算无法证明水洞是以稳定的时间间隔出现,但也不能排除是这处空间独有的现象吧?”狄丽希亚双手掐腰,明明只到老人胸口高,整个人的气势却丝毫不输后者。

老人也是寸步不让:“我们因为空间乱流来到这里,总共才几天时间?过去几十甚至上百年才发生一次的现象,就这么恰好出现在眼前?而且偏偏在空间趋于稳定的当口,恰好出现异空间,种种巧合你还能当成是偶然吗?”

“空间乱流无序而又复杂,你觉得可能会在同一个岛屿上,出现两次相同的异空间降临?这种巧合的概率不是更低吗?”

“空间乱流的无序,是建立在相对有序的基础上,你以为每次空间乱流都会打乱渊域中所有的小空间?那这里不早就乱了套!老夫认为一定有某个特殊的空间,与这座岛屿所在的空间存在某种联系,因而才会在空间乱流趋于稳定时发生重叠降临现象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两位。”

眼看两人的争论有愈演愈烈的迹象,奥拉海姆不得不清清嗓子,插道:“无论真相如何,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的——这个突然出现的水洞,一定跟其他某个空间有联系,如果未来一段时间我们仍旧没能发现空间通道,或许可以从水洞下方的结界入手。”

虽然奥拉海姆新中是偏向与刘传宏的说法的,不过他当然不会傻到在这种关头站边,对面那头暴龙可是处在炸毛的边缘,刘老实力高也就罢了,大不了打上一架,谁吃亏都难说。

可自己要是当这个出头鸟,狄丽希亚未必会立刻表现出不满,但后面再有求于人家,需要她出工出力的时候……恐怕得麻烦不少。

奥拉海姆斟酌着说道:“这样吧,我现在就派人下水,之前不是担心海里会有危险,所以一直没有深潜吗?这次稍微冒点险,提前做一些布置,也有助于夜间的行动。至于具体安排,交给你没问题吧?”

“你以为我是谁。”狄丽希亚扭头哼了一声,算是答应了下来。

这个傲娇的性格……嗯,只要好好应对,还是很容易调遣的。

奥拉海姆在心里默默点了点头,脸上却不敢有任何异常表现,仍是一副正经的模样。

他扭头看向老人,笑道:“刘老,您也要辛苦一下,今晚再去打捞一些‘葡萄海带’,越多越好……这么神奇的东西,如果完全没有副作用,对于秘药制作或者队伍伙食构成,都会有不小的影响,将来说不定可以普及到大陆种植……啊,说远了。”

刘传宏点点头,迟疑片刻问道:“上次下水打捞,就遭到附近几头海兽幼崽干扰……我担心大规模打捞,可能引起所有入洞的幼崽敌视,毕竟按照它们的表现来看,这些植物同样也是十分珍贵的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奥拉海姆托住下巴,考虑对策,一旁的狄丽希亚直接插进来:“谁敢拦杀掉就是了,这几天后勤不是抱怨伙食种类单调吗?正好杀了当肉吃。”

奥拉海姆顿时有些头大,苦笑道:“暴龙大小姐,你忘了这些海兽死亡后尸体会直接消失?就算水洞中的环境特殊,能够留下尸体,也不能保证兽肉没毒,还得进行进一步检验……

再退一步讲,就算这些肉没毒,万一海兽之间有某种奇特的联系方式,外面的那些成年海兽感受到幼崽死亡,被袭击事小,影响到计划顺利实施,问题可就大了。”

“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又如何?大不了全杀了。”

狄丽希亚不屑的瞥了一眼,随即走到围栏边,像是不愿再搭理他。

刘传宏笑笑,给奥拉海姆比了一个“安心”的手势。

将两边行动的细节规整完毕,这次小型会议便宣告结束。

很快,整个城堡都知道了今晚会有大行动,气氛瞬间由松懈转为紧张。

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——

当天夜里。

海面风平浪静。

没有一头海兽登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