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这……怎么可能?"隐在竹林某处的黑衣蒙面女子,看到这一幕,直接有些惊呆了,这本是她营造出来的"木之战斗结界",在这里她就女王,掌控着一切的生杀大权,甚至只须一个念头,都可以让陷入其中的人倾刻毙命。但此刻,那些暴动的竹林正被肆虐的屠戮……

黑衣蒙面女子尚在发呆发愣,头顶的上空骤然炸响一道惊雷,无数的血『色』电光倾泄而下,大片大片的竹林轰然倒塌,熊熊燃烧了起来,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。

"啊!"悬浮在半空的黑衣蒙面女子,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,浑身上下被一条条忽明的忽暗的电弧缠绕着,空气中散发出阵阵衣衫灼烧的焦糊味。

这一声惊天动地的惊叫,回『荡』在小岛的上空,顿时引起了无数修者的注意。嗖嗖嗖……一道道身影在月『色』下踏空飞掠而行,纷纷朝着声音传出方向蜂涌而来。

不过才片刻时间,这一方的湖畔边,已陆续聚集了数百人,都是对着千米外的湖面上,两道正在激烈打斗着的人影,指指点点的议论着。

由于距离过远,月『色』下也只能隐约看见争斗中的两道身影,都是蒙着面,但,可以断定那被掠走的玉盒,就在其中一个的身上。

"无耻的妖女,我要杀了你!"电弧逐渐消失,黑衣蒙面女子的身上,大片大片的如雪的肌肤,都是再无遮掩的暴『露』在清亮的月光之下,绝对的春光无限。

堂堂的半步仙王境,竟被人弄成这副狼狈模样,连胸前的一护胸都显『露』无遗,一对高耸起伏涌动,羞怒之下,却是混然不觉。双眸之中一片冰冷彻骨,已到了彻底要暴走的边缘。

"停!"一道清笑之声从她的身后传递过来,黑衣蒙面女子闻声回转身来,手中已握着一把竹叶形的短剑,闪『射』着幽冷的绿芒,美眸含怒的狠狠盯在悬在半空中的青凤身上。

"你不会是想『裸』着两只小白兔,光着两瓣白花花的那啥继续战斗吧?"青凤忍禁不住的咯咯轻笑道。

黑衣蒙面女子闻言不由楞了楞,垂首看了看胸前破损的衣衫,透出一片雪白,两团柔软涌动轻颤着,同时感觉身后的某处凉嗖嗖的,顿时意识了什么,伸手『摸』了『摸』,面罩下的一张脸刹那『色』变。触手之下,光滑柔嫩,园润饱满……

所幸对方也是一个女子,双方又都是蒙着面,就再次遭遇,也是对面相见不相识,否则当真是无地自容了。尽管如此,黑衣蒙面女子还是爆发出一声羞怒无比的娇喝,下一刻,整个人变化作一道流光,直朝着青凤电闪奔杀而去。

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

"等等!有人冲过来了!"青凤身形闪避的同时,出声提示道。

黑衣蒙面女子闻声也是心中一凛,瞥目朝着小岛的方向望去,湖畔上此时已聚集了黑压压的人群,更有数十道人影正踏波踩浪的朝着她们急掠而来。几个呼吸间,已越个千米的湖面,这速度快得令人乍舌。

黑衣蒙面女子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声,接着狠狠她瞪了十米外的青风一眼,恼怒的冷哼道;"本仙子已记住了你的气息,这笔帐,早晚会讨回来!"话落,整个人已化作一道流光,直接『射』入了波光鳞鳞的湖水之中。

"切!还想讨债?哼,还是祈祷自己别在上本凤儿吧!"青凤自顾自的喃喃道,望了望水面上奔掠而来的人影,身形闪动间,也同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水中。

这些踏波奔行而来修者,一个个的眼神中都是充满了火热的贪婪,都想在第一时间擒下那个胆大包天的夺宝之人,其用心不言而谕。然而,此时的湖面上却早已鸿飞冥冥,那里还有人踪。

虽知道之前还在争斗的两个蒙面人,都双双的遁入水中,要想从这苍茫无际湖中寻人,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。虽然无比的郁闷,也唯有不了了知。

伴随着这件压铀的拍卖品被人掠走,这场『潮』起『潮』落的拍卖会,也因此不欢而散的宣告结束。但仍有许多大势力,心有不甘的在暗中寻找着那枚回魂丹的下落。

回魂丹被劫一事,甚至有人怀疑这是凌云阁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,其目的就是想掩人耳目,瞒天过海的将其据为已有。这种猜测虽有些欲加罪之嫌,却成了一众大势力上门讨说法的借口,醉瓮之意却是各有同。

如此一来,凌云阁又一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,各大势力轮番上门『逼』宫,迫使凌云阁不得不宣布,终止一切业务,暂时闭阁。

当陆随风,紫燕,慕容轻水,以及风素素几人离开凌云阁,回到无量峰时,却看见天外楼的大殿前站着四男一女,五位身姿挺拔的仙者,即便是以陆随风的阅历眼光,也不得不在心中暗赞一声;好风彩!当得起人中龙凤,绝对不凡!

中间的一位女子,身材修长,淡绿的裙衫裹体,更显曲线蔓妙玲珑,气质孤傲,尤其是那双清冷的眼眸,让陆随风顿时想起了一个女子,那就是隐世家族的那位蒙面女子。

而另四位男修看上都尤为年青,英挺不凡,气度悠远,像是立于这天地间,遗世而独立。

陆随风一眼扫过,瞬间便断定这五人来自隐世家族,而且,从几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中,却有毫敌意,杀机,显然是有求而来。

五人独俱风彩,傲然立于大殿前,在往来的人流中像是鹤立鸡群,似乎与周边的环景格格不入。又似乎是星空中的浩月,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荷。

当陆随风在打量着堵在大殿前的五人时,这五人也同时在打量着他们几人。目光最后都是无一例外的停在陆随风身上。

那女子当先的从五人中走出来,陆随风在第一时间便认出了她来,而从她的神情间可以看得出来,对陆随风却是毫无一点映象,形同陌路,这就是差距。

女子脚下移动的速度并不快,但每一步之间的距离,都是完美的均衡,每走出一步,像是都在地面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脚印,然而,当她一步步的走过去时,地面上却是连任何痕迹都有留下。住足围观的人群都是在心中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,那种心脏仿佛要被踏碎,生出要窒息当场的恐怖感。

相距五米,女子停下了脚步,孤傲清冷的眼眸继续观察着陆随风,直接将紫燕几女忽视不见。

眼前的这个男子,年轻得让人感到有些惊讶,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出头,眼神很干净,却又给人一种深遂无涯的感觉,嘴角微微地弯起一弧度,勾勒出一种十分淡然而从容的笑。

就是这样一个简单干净的人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中,甚至看不到一点浑浊之『色』,像是时刻都在保持着绝对的清醒。就这么静静的站着,浑身上下都是一种天然的协调,看不出有毫戒备之心。只是以这种最自然的姿态,便让人生出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。似乎可以应对任何一种突发状况,无论是防守还是攻击,都能做到随心而为。

这种人,尚若与之为对手,一旦出手出反击,将会是雷霆万倾,绝不会给你留下毫的机会。此时看上去虽显得有些淡然和漫不经心,实则这种表现,只有具备强大自信才能拥有,那是一切都在掌控中的自信。

这是女子对陆随风所做出的判断和结论,这个过程描述起来似乎有些长,实际上只在刹那间,几乎在同一时间,双方都对彼此有了一个初步的评价。

来自隐世家族的人,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智,都有一个会是等闲之辈。尤其是第一眼得出的判断,准确率绝对在八成之上。

当然,除了靠家族父辈上位的二世祖,比如其中的一位男子,此时的一双眼睛微眯着,泛着一贪婪的烁烁精光,肆虐无忌地落在几女的身上,从上往下划过白晰的颈项,再缓缓地移向坚挺高耸的胸部,再到纤腰和两腿部,直至双脚,又重新往上移动视线,喉咙间发出一阵吞咽声。

这一阵放肆的扫视,直让几女顿生出一种身衣衫被对方慢慢剥光的感觉,脸颊不由一阵发,秀眉微皱,『露』出一种难以掩饰的厌恶感,眼眸中更是杀机涌现。

这位男子像是似若未见,心中却是在暗暗的寻思着;几女虽美艳诱人,毕竟也可能是来自其它隐世家族,动不得!也只能饱饱眼福而已。

其余的几人望向这货一副意的模样,都是无尽鄙视的撇撇嘴,神『色』中都毫不掩饰的『露』出一种羞于与此为伍的表情,同时跨步走到女子的身边,一股股强大的气息朝着陆随风肆无忌惮的碾压而去,修为稍弱的人,只怕会被这种可怕的气势,挤压得当场跪倒在地。

但陆随风像是根本有感觉到毫的压力,仍是一脸淡然的站着。双方的距离只有五米,这个距离很微妙,若是在十米之外的话,会显得有些距离感,让人有时间应对各种突如其来的变化。